天马小帅草

我有个邻居,十一二年前刚住进天马的时候我见过一面,年轻,充满朝气,瘦瘦长长的一个大哥哥,之后就没怎么在意过,他结婚我倒是去吃了酒席,前阵子,我又看见他了,不太年轻,充满和气,高高胖胖的一个中年人,三十来岁吧,不过我觉得我没错,一个三十多的中年人,常常和自己的老婆吵架,可能是为了些小事,诸如孩子不听话,没及时洗衣服,互相传唤无人应答。如果非得说他和楼下粉店那些一坐就是一早上的老头有区别,大概就是少几条皱纹吧。没有损他的意思,我实事求是。十几年的功夫,能改变的太多了。


还有,高三第一个学期,来了一个师大什么鸡巴毛学院的校长,给我们宣传一个新的留学项目,大肆宣扬何为国际化人才及其重要性,然后说了说自己会骑马烹饪这些那些的技能,再说自己还没结婚。我听得出这个满脑子想着交配而三十七八岁还不结婚的傻逼是个北京人,无论是从论调还是从口音,我都听得出。

其间,和我们讨论了人生规划,很丰富,很吸引人,学车升值考证结婚怀孕,又问我们,还有什么要补充的,也许是受到当场气氛的感染,我也很傻逼地说,享受生活,这很不合时宜。老鸡巴毛尴尬了一下,说道:“其实我们的过程就算是享受生活了” 我不知道当时有几个人认为他不是在放屁。


所以你看,我是矛盾的。失去一些对生活的热忱,我嫌太早。紧握这约炮的激情不放,我嫌太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