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小帅草

又两年了,好多老人还在这块活动,没什么意思了一潭死水,倒是大家的摄影技术都强了很多。

饿得快要失明了…


我把眼镜摘了

看到了

花比水还要柔软

女人比花还要摇曳

爱情比女人还要触手可及

真好

好一个美妙的世界


我连绝望的绝字都不会写

分享窦唯/不一定的单曲《红旗》: http://163.fm/BPpJjMR  (来自@网易云音乐)


旧作

其一 


老天真牛逼

边撸边放屁

万物张开嘴

白光给生命


其二 




















就这么一天


其三 


我在玻璃盒子里

四四方方

春天的血液

秋天的眼泪

我在最后整整一天里

被自己埋葬

在一个海

透明

就这么沉下去


旧作


从对一切事物感兴趣到热爱唯二

从一只熊到一千个混蛋

从神经病到正常人

从不遮拦到不遮掩

从无名到无名

从说话到思考

从累到轻松

从他到他

从我到我

需要

从挪到爬

从爬到走

从走到跑

从跑到飞

一共

六年

从一个人到一个人

其实也就两公里



为大人挣面子

为小孩争前途

这里是荒原

没有他们说的大道

也看不到他们说的小径

唐僧说

路在脚下

放个屁

大概也能上天


我有个邻居,十一二年前刚住进天马的时候我见过一面,年轻,充满朝气,瘦瘦长长的一个大哥哥,之后就没怎么在意过,他结婚我倒是去吃了酒席,前阵子,我又看见他了,不太年轻,充满和气,高高胖胖的一个中年人,三十来岁吧,不过我觉得我没错,一个三十多的中年人,常常和自己的老婆吵架,可能是为了些小事,诸如孩子不听话,没及时洗衣服,互相传唤无人应答。如果非得说他和楼下粉店那些一坐就是一早上的老头有区别,大概就是少几条皱纹吧。没有损他的意思,我实事求是。十几年的功夫,能改变的太多了。


还有,高三第一个学期,来了一个师大什么鸡巴毛学院的校长,给我们宣传一个新的留学项目,大肆宣扬何为国际化人才及其重要性,然后说了说自己会骑马烹饪这些那些的技能,再说自己还没结婚。我听得出这个满脑子想着交配而三十七八岁还不结婚的傻逼是个北京人,无论是从论调还是从口音,我都听得出。

其间,和我们讨论了人生规划,很丰富,很吸引人,学车升值考证结婚怀孕,又问我们,还有什么要补充的,也许是受到当场气氛的感染,我也很傻逼地说,享受生活,这很不合时宜。老鸡巴毛尴尬了一下,说道:“其实我们的过程就算是享受生活了” 我不知道当时有几个人认为他不是在放屁。


所以你看,我是矛盾的。失去一些对生活的热忱,我嫌太早。紧握这约炮的激情不放,我嫌太迟。


不在一起的时候什么都想和你说,在一起的时候却又什么都想不起来


我每天都和她说晚安,她也是每天和我说晚安。我不知道这样是不是会烦到她。希望不会。